資訊

嗶哩嗶哩市值的轉折點:一場晚會只是短暫輝煌

廣告
廣告

跨年是一個十足重要的節點,連接著過去與未來,也正是如此才有了大眾對于新年的重視。2005年,湖南衛視舉辦了第一場跨年演唱會,自此跨年一詞正式進入大眾視線。15年后的今天,跨年晚會已經成為了各大衛視的大考,在砸重金、搶流量的大趨勢下,我們一同迎來了2020年。

但今年的跨年晚會不同于往年,B站加入了跨年晚會的大軍,并以絕對的實力“碾壓”了各大衛視。8000萬的直播在線觀看人數,超過7000萬的視頻播放量,250多萬條彈幕都在證實著這場晚會的巨大魅力,且這些數字還在不斷被刷新。

如今距離這場跨年狂歡已經過去了近10天,但與此相關的討論仍然不絕于耳。這個被用戶稱為“小破站”的平臺,以這場晚會為契機走到了大眾視線中央,完美實現了“出圈”。

B站用2019年最美的夜告別過去

現在我們在B站打開這場名為《二零一九最美的夜》的跨年晚會時,仍有8000人在實時觀看,“補課”“n刷”的彈幕鋪面而來,甚至有無數人為此感動落淚。

論及這場跨年晚會的成功之處,巨大的播放量、居高不下的話題熱度是不能忽視的重點,而更引人注目的是B站自晚會后一路飆紅的股價。元旦過后的首個開盤日,B站股價上漲12.51%,次日再上漲5.39%,截止1月9日,B站的總市值已經突破了72億美元。

眾多用戶在B站刷著各式彈幕,為晚會的盛況感動吶喊時,B站的市值也在那一夜增長了50億元。2019年11月份,B站發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財報,總營收達到18.59億元,營收同比增長72%,超出市場預期的情況下,B站股價才上漲了3%。

營收結構優化、營收上漲的財報帶來的利好尚不及這場被定義為“最懂年輕人的晚會”會帶來的影響。

“日落”“月升”“星繁”是這場晚會的三個篇章,沒有刻意追求流量明星,也沒有讓人不適的特立獨行,二次元、動漫、游戲、經典影視劇的加持下這場晚會顯得與眾不同又融洽自然。

《魔獸世界》舞臺秀、《哈利波特》交響樂、《亮劍》的主題曲《中國軍魂》、還有洛天依演奏的《茉莉椛》都一一亮相,眾多元素在這里匯合,潮流與傳統、虛擬和現實得以完美呈現。

“這場晚會就是在燃燒,是舞臺上的表演在燃燒,是燈光和音樂在燃燒,是主持人,是臺下的策劃,是攝像,是調教,是觀眾席的觀眾,他們是璀璨的火焰,星星點點的熒光棒和每一條包含贊美的彈幕都是爆裂出的細小火花,嘭,細碎的火花炸響,那是新年的聲音。”這是B站跨年晚會下面的一條評論,點贊量高達7.5萬,可以說這段話說出了眾多B站用戶的心聲。

B站用一場晚會為眾多的年輕人找尋回了曾經的記憶,給他們創造了最美的夜晚,而在這背后是B站以用戶需求為導向進行策劃的結果。

B站在跨年晚會的介紹里說:“21世紀的一零年代即將落幕。這十年,B站與大家一起成長,見證了網絡青年流行文化的飛速變遷。動漫、影視和游戲領域中誕生了屬于這個世代的經典,也創造了我們共同的文化記憶。”

在這種共同文化的影響下,B站想做一臺專屬于年輕人的晚會。正是在這樣的基礎上晚會對B站數據進行深挖,從數據的數量和質量上確定節目方向,真正將用戶需求與喜好融入到了這場跨年晚會當中。

于是有了這場價值50億的晚會,有了“吊打”衛視的說法,有了“牛逼”的“小破站”。

“小破站”走向無邊界

2019年最美的一夜伴隨著新年的到來宣告結束,這場盛宴也華麗謝幕。但屬于B站的故事還在繼續,“出圈”成了最近貼在B站身上最顯著的標簽了。

眾多用戶的熱捧,各大官方、主流媒體不吝的溢美之詞都讓B站走到了舞臺中央,曾經被視作是亞文化、小眾代表的B站也開始慢慢的走出它所在的圈層,開始被更多人所接納。

但其實B站撕下二次元的標簽要比我們想象的更早,有數據稱,早在2016年B站三分之二的流量就已經不是二次元內容了,如今更是擁有7000萬個文化圈層,800多萬個標簽,涵蓋生活、學習等眾多方面。

用戶構成也從2016年平臺25歲以上用戶占比為10%,到現在B站18—35歲的用戶占比高達78%,新增用戶的平均年齡為21.5歲。陳睿說,這也是B站成為年輕網民使用的主流平臺的標志。

第三季度,B站月活用戶達到了1.28億,同比增速達到了38%,在視頻行業排在第五的位置。

從最初的的二次元、游戲到現在生活、科技、娛樂這些新的品類開始逐漸成為主流,從電影、紀錄片、各大IP的購入再到各類機構號的進駐。B站撕下身上的二次元標簽,向主流文化邁進的步子從未停下,且越走越快。

二季度財報發布時陳睿說:“我們從今年下半年開始,會針對沒有聽說過B站的這些人,比如年齡稍大的用戶,去做相應的品牌和市場的一些策略。我覺得這是我們優先級最高的工作,因為它會對我們后續的增長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在擴大企業邊界的戰略指導下,B站通過加強營銷,優化算法來打破用戶邊界。同時在內容上B站也開始進行大跨步的改革。從以用戶為主體的UCG模式轉向平臺自制內容,版權購買的內容大戰之中。B站在變,且變化的速度越來越快,但砸著重金,將目標對準優愛騰的B站也并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光鮮。

B站變道

今天的在線視頻行業,一邊是BAT三大巨頭的支撐,一邊是一群大喊“干杯bilibili”的年輕人。同為視頻網站,但B站是行業中絕無僅有的存在,而這種差別從創始之初就已經顯現出來了。

2010年,百度開始組建奇藝網之后升級為愛奇藝,2011年騰訊上線騰訊視頻,優酷與土豆也在2012年合并,之后被阿里巴巴納入旗下。 站在BAT身前的優愛騰們從一出生就肩負著特殊的使命,是BAT企業戰略的一部分,走Netflix模式,商業化目標明確。

但B站是因愛好而生的,徐逸大概也沒想到那個連經營許可證都沒有的個人網站會發展到今天的規模。用戶自制內容,沒有貼片廣告、商業化緩慢,重視用戶體驗這些東西在B站得以匯聚,這些元素給B站帶來了極高的用戶粘性也被賦予了別樣的情懷,但與此同時也給B站帶上了枷鎖。

虧損、商業化困難,新舊用戶體驗難以平衡這些問題都是懸在B站頭頂的利劍。

陳睿是清醒的,他說:“未來三年,中國的內容型平臺的水位在100億美元左右,過不了水位的公司將在行業中被淘汰”。那時B站市值在50億美元,于是趟過這條水位線,B站開始投入重金向優愛騰道路靠攏,走向平臺內容自制,重商業化的模式。

5000萬簽下主播馮提莫,花8億力壓眾多直播平臺拿下《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中國地區未來三年的獨家直播權,收購網易漫畫滿足核心用戶對優質ACG內容日益增長的需求,與QQ音樂深度合作進軍原創音樂市場,還有將在2020年推出的大量原創作品,都在改變著B站原有的模式,讓B站離二次元越來越遠。

眾多的用戶在看著那個二次元氛圍濃厚的B站有了日漸豐富的內容,曾經的小破站有了70多億美金的市值,也有越來越多的人涌入B站。

B站前途依然未卜

但“出圈”“變革”是否就意味著一切向好,答案仍然是不確定的,我們知道的是B站在獲得優愛騰的榮光時,勢必要扛起它們肩上的重擔。

與其他視頻平臺擴張邊界不同,B站的擴張帶來的是“B站不再是以前的B站”“B站初心不在”這樣的言論。

社交屬性明顯的B站,用戶排他性也格外明顯,以濃厚二次元氛圍聚集在一起的用戶,隨著非二次元用戶的涌入,在難尋歸屬感時必然會流失,如何平衡好新舊用戶之間的關系也是其打破邊界需要面對的命題。

自身所獨有的問題之后,B站在走向優愛騰時也要面對整個行業的通病。

虧損是行業的常態。動輒上億的內容投入是視頻行業的慣例,站在行業第一梯隊的騰訊視頻和優酷也都在今年年初做出了虧損80億的預算,愛奇藝第三季度凈虧損為36億元,是財報披露依賴虧損最大的季度,而這些虧損大都是因為內容。

B站也是虧損著的,第三季度4個億的虧損仍不容忽視,但相較于優愛騰在內容上的投入,這樣的虧損似乎并不算多。聚焦內容就意味著更大的投入,對于優愛騰來說,身后的BAT就決定了它們不差錢。但現在它們也因為會員漲價,套娃式收費等行為飽受詬病,而這都源于它們長期的巨額虧損。且在目前零和博弈的情況下,這種現狀短期內難被改變。

財大氣粗的優愛騰尚且面臨這樣的困局,B站又怎能例外。體量無法與優愛騰抗衡,且因為長期的運營模式讓商業化也有諸多顧慮,能否承擔起因為擴展邊界,進軍內容而產生的高額支出和巨額虧損,關系B站存亡。

更何況,目前在線視頻平臺的流量和用戶使用時長正在被短視頻搶奪,走向大眾脫離小眾與特殊性的B站吸引力能否保持現在也無法解答。

寫在最后

“在大部分衛視都在請明星演唱流行單曲時,他們以年輕人的興趣為切入,對節目走心策劃,滿足了粉絲們記憶深處最細膩的情感。”這是人民日報對B站跨年晚會的評價,也是B站晚會能碾壓其他平臺的根源所在。

但沒有一場晚會能夠一直上演,贊譽與榮光之后B站的2019謝幕。新的十年即將開啟,而B站前行的道路上依然充滿荊棘。

文/劉曠公眾號,ID:liukuang110

以禪道參悟互聯網

小牛電動的新征程

上一篇

「掃盲」 Elasticsearch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歡

嗶哩嗶哩市值的轉折點:一場晚會只是短暫輝煌

長按儲存圖像,分享給朋友

ITPUB 每周精要將以郵件的形式發放至您的郵箱


微信掃一掃

微信掃一掃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结果 002212南洋股份股票吧 高手只炒一只股票19年钒价2019年为何大跌 亿源策略配资 投资理财查询 普通家庭如何理财让钱生钱 五粮液股票行情k线图 京海配资 怎么炒股详细步骤 上证指数十年走势图 中国股票 什么叫持仓成本价 股票融资有什么用 基金配资平台 金龙策略配资 盈配资 10倍杠杆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