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

黃埔學院畢業季,也是中國產業AI的開學禮

今年1月,我們報道過這樣一個事件:為培育深度學習高端人才,解決企業應用AI技術缺乏總架構師的難題,百度啟動了名為“黃埔學院”的人才培養計劃。這一計劃將甄選來自各行業的高端技術人才與項目負責人,邀請百度研究院的科學家與高T,針對性講授深度學習技術和應用知識。

這個項目,被網友戲稱為AI產業中的“超級戰士行動”,引發了不少讀者的好奇和關注。

半年過去了,黃埔學院第一期學員迎來了畢業典禮。相比于大幕拉開時的期待,想必各位讀者也更好奇,這個“為中國產業界培養第一批首席AI架構師”的黃埔學院,究竟成果如何。

在畢業典禮這一天,我們回到了黃埔學院,與參與這一項目的導師與學員進行了深入溝通。希望能夠得知這場沒有先例的AI人才探索,是否已經能夠向公眾交出第一張答卷。

一般來說,一項新技術走向普遍工業化生產,需要解決三個問題:產業實踐充沛、底層工具可用性、人才能力達標。那么我們或許可以從這三個角度,一視黃埔學院在產業AI之路中的真正位置。

中國AI的“造血干細胞”,正在一個學院,一場畢業典禮,一個廣袤的生產力迭代進程里,孕育著,生長著。

最硬核AI畢業季

黃埔學院所完成的最直接工作,是通過半年時間,四次課程的研修,幫助學員們利用百度的深度學習積累,以及飛槳(PaddlePaddle)提供的實踐工具通道,在各行業中完成了深度學習與自身工作的結合。

這也就是新技術通向現實中的第一個問題,產業實踐。

在畢業典禮這天,百度AI技術平臺體系執行總監、深度學習技術及應用國家工程實驗室副主任、黃埔學院院長吳甜為來自國家衛星氣象中心、中油瑞飛、中信銀行、神思電子、OPPO、廣東電網、廣東長隆集團、中國聯通軟件研究院、華為、愛奇藝等的28位通過了畢業答辯的學員頒發了畢業的證書。

而在此之前,學員們進行了堪稱嚴苛的畢業答辯。他們所提交的各自畢業作品,并不是我們常識中的畢業論文,而是真實在學員各自行業中,應用飛槳(PaddlePaddle)與深度學習技術的產業實踐。

從第一秒就面向應用,這是黃埔學院不同于所有AI人才培養方案的根本。愛奇藝深度學習平臺架構師、黃埔學院首期學員周海維,對參加黃埔的直接感觸是:沒有其他公司或者學院會像黃埔學院這般開放討論深度學習的具體實現。

黃埔學院創立的初衷,就是把各行業、各公司的技術策略制定者與深度學習技術應用體系直接結合到了一起,在學習、交流和實踐三者結合的方式下,直接在大量行業中創造了深度學習技術走入產業化的實際案例。

比如在華為的HiAI架構中,根據HiAI首席架構師、黃埔學院首期學員楊鋆源介紹,使用飛槳(PaddlePaddle)在NPU的任務加速中,通過對參數順序的優化最終較TensorFlow等歐美框架并行速度提升了17倍多,大大的提升了計算速度。飛槳在移動端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而在愛奇藝,飛槳(PaddlePaddle)在愛奇藝的深度學習平臺上的集成過程中,在訓練吞吐量上飛槳(PaddlePaddle)比TensorFlow高出了5倍以上。

幾十位學員,就是幾十家行業領軍公司,幾十家產業命題的創造或突破。不難感覺出的是,黃埔學院的學員與導師并不僅僅是學習知識的過程,而是相互砥礪,高效交流。從底層技術到產業實踐的速率,在無形中,于這個最硬核的畢業季提速了一檔。

石中聚夢的飛槳

在一個新興產業中,工具的可用性往往決定了產業的真實效率。

AI技術走向通用化、產業化,這個命題來到今天這個階段,已經走過了邏輯驗證和理論檢測。我們知道深度學習技術帶來的感知、推理與非結構化數據處理,確實能夠被安放進各個產業。

于是在今天這個階段,不是要證明此路是否可行,而是要修筑足夠通過無數車輛的高速公路,讓這條路真正發揮交通價值。這條高速公路,就是AI產業的工具可用性,也就是飛槳(PaddlePaddle)的能力邊界與使用效率。

毫無疑問,在今天的全球局勢下,中國必須要發展自己的深度學習框架和深度學習操作系統。但是新興的系統與各行業、工業級別訓練與推理是否真正能夠走到一起,就成為了今天產業AI之路必須探索清楚的問題。

這個答案不能只由百度給,必須有各行業的實踐者與探索者參與到對話與檢驗中。這就是黃埔學院的第二個價值:飛槳(PaddlePaddle)的自證與他證。

我們知道,飛槳一直被學術界認可為中國目前唯一集深度學習的核心框架、工具組件和服務平臺為一體的開源深度學習平臺,能夠支持大規模、高并發的工業級應用。但是從學術界走到工程界、產業生態當中,飛槳究竟實力如何,這就需要一個平臺來交流和驗證。

黃埔學院第一期當中,各行業的學員檢驗了飛槳的真正能力,并對其未來發展提出了大量實戰建議。接下來,飛槳將迎來重大的版本升級。或許可以認為,黃埔學院中的智慧,已經沉淀于飛槳體系中,即將通過新版本走向廣袤的生產場景。

一直以來,我們都將AI開發者形容為造夢者。但是夢想家首先要有間屋子,有個可以隨意做夢的地方。這個屋子不能也那么夢幻,它必須由堅實難摧的石頭筑成。百度飛槳(PaddlePaddle),正在石中聚夢。

火種的力量

從產業實踐到工具實踐,黃埔學院可以說是技術世界向工業世界搭起的一個橋梁。而再好的橋梁終歸是給人通行的。黃埔學院真正解決的問題,就是探索AI時代的全新人才培養模式。

我們知道,AI時代的人才需求量是十分巨大的。今天也有大量的企業、學校、培訓機構在致力于AI人才培養與培訓。

但是在整個中國AI人才生態中,依舊可以看到比較清晰的問題。比如說,培養算法模型開發的相對多,但是架構層、基礎層的人才培養相對匱乏;培養能夠加入AI行業的方式比較多,但培養能夠總負責一個龐大AI項目的人才方案近乎空白;培養既有AI能力的方案較多,但培養創造性與解決問題能力的模式太少。

這些問題,也正是黃埔所發現和嘗試解決的問題。客觀來說,這些問題不能用入門教育與大眾培訓來解決,必須用“高手對高手”的培養模式,直接走入實戰與底層。最終看來,黃埔學院第一期還是嚴謹負責地完成了這一任務。從黃埔走出的每位學員,都將有可能牽動一個產業的AI加速度。他們將通過各自的項目與團隊,帶動各自行業的AI人才體系建設,繼而將百度的AI技術進行社會化開源與全方位推廣。

黃埔學院的最終答卷,可以稱之為火種。中國AI產業,當然需要國家政策、各行各業、產學各界的“輸血”。但是最根本的選擇,是在這個產業圈層中自己產生“造血干細胞”。讓產業AI可以自身造血,多點突破,形成良性的人才與產業發展機制。

這個工作并不好做,需要自身技術、人才儲備、人才培養經驗,以及社會責任感的共同加持。今天中國AI產業中,其實也只有百度處在可以打造一個黃埔學院的位置。

黃埔火種的蔓延,以及未來第二期、第三期黃埔學院的開辦,都是值得期待的AI未來。

我還沒有學會寫個人說明!

宜信開源|微服務任務調度平臺SIA-TASK入手實踐

上一篇

餐飲SaaS規模之戰一觸即發 客如云顯制勝決心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歡

黃埔學院畢業季,也是中國產業AI的開學禮

長按儲存圖像,分享給朋友

ITPUB 每周精要將以郵件的形式發放至您的郵箱


微信掃一掃

微信掃一掃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结果